为什么很多人觉得《邪不压正》看起来不爽?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8-07 14:26
为什么很多人觉得《邪不压正》看起来不爽?

作者:柴颖瑞

2018-07-17 20:55:15 来源:作品上架

  • 标签
  • 姜文
  • 作者电影
  • 《邪不压正》(电影剧照/图)

    备受期待的《邪不压正》上周五上映,观众的评价却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有的人觉得片子好看过瘾,带有极强的“姜文风格”,没有让自己失望,而大多数观众则表示看的云里雾里,剧情平庸又拖沓,充满导演个人的趣味,观感不佳。

    (资料图/图)

    这部片子到底为什么不合大多数人的口味,而又被另一些人捧上神坛?

    (资料图/图)

    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来厘清一个概念,何谓作者电影?

    “作者电影”泛指具有明显个人风格特征的影片,形成于20世纪50年代,是法国新浪潮运动中提出的一种创作主张。

    作者电影大多不是商业电影,而是导演本人的思想情感的反应。许多的商业电影因为考虑到票房市场,电影公司和制片人会参与较多,导演本人的风格会被压制。

    最典型的作者电影有贾樟柯的《小武》,当然还有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这两部影片都带有导演本身极强的个人风格和情感主张,甚至有点像个人传记,运用大量长镜头和视觉化的电影语言来表达人物的内心。

    说起作者电影和普通商业电影的区别,我们看看《我不是药神》和《邪不压正》就知道了,《我不是药神》的成功和他本身的商业片定位分不开,他最开始就瞄准的是现实题材,普罗大众都会关心的“治病难”的问题,就像片中台词说的,“谁家还没有个病人”,只有真正与医疗体制和贫穷打过交道的人才会懂这部片子中那种心酸和无奈。

    中国庞大的患者群体以及大众的就医现状也就决定了这部片子是有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的,再加上片子本身从拍摄到演员到宣传都质量上乘,票房大卖,口碑爆表不难想象。

    但《邪不压正》正好相反。这部片子之所以被评“很姜文”,就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部“作者电影”,姜文在拍摄这部影片的时候不会过多地去考虑受众会不会喜欢,那些梗他们能不能看得懂,票房会不会大卖之类的事情,他专注的是在这部影片中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都拍出来,比如花大价钱盖的屋顶,只为了还原一个“屋顶上的北平“,让彭于晏在屋顶上跑酷,谈恋爱,是满足他心中的浪漫幻想。

    还有史航饰演的影评人潘公公,只写五个字的影评,正应了他当年说过的“影评人评电影就像太监谈做爱”的观点,算是一个夹带私货的暗讽。

    除此之外,许晴饰演的唐凤仪露着屁股打针,被小亨德勒大夫盖上日本人的印章这样的情节设定其实并没有出乎姜文的电影范式,在他之前拍摄的多部作品中,都有关于情欲和肉体露出的镜头,不管是《阳关灿烂的日子》中对米兰圆润丰满身材的特写,还是《太阳照常升起》中那情趣盎然的“隔布摸屁股”,都可以看出姜文对女性足部、臀部的钟情。这似乎成了姜文电影的一个特色,是这个野性的大男人对女性的情欲投射。

    姜文作品的这种极强个人风格其实从很早就开始展露。

    30岁那年,其处女作《阳关灿烂的日子》一经问世,便技惊四座。这部片子通过马小军这个角色将那个年代青春的成长与躁动刻画得细腻而又生动。马小军执迷于英雄主义,戴着老爸的军功章,在镜子面前耀武扬威,为了引起米兰注意,可以冒着生命危险从高台纵身一跃,这和少时那个叛逆又任性的少年姜文如出一辙。

    台湾著名影评家焦雄屏采访姜文时曾问过他,“中国这么多导演,哪个优秀?”姜文答:“现在没有,以后会有。”“谁呀。”“我!”

    那时候,姜文28岁,还没拍过一部电影。这种不可一世的狂傲在他之后的导演生涯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大获成功后,姜文拍摄了第二部作品《鬼子来了》。这部作品暗含着浓重的黑色幽默,将抗日背景下中国老百姓的麻木、愚昧和奴性一面突出呈现出来。那一句“大哥大嫂过年好”所营造的喜剧效果很多人都记忆深刻,也构成了对姜式黑色幽默的最初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