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卫一号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8-10 14:20
木卫一号

作者:夏维东

2018-08-07 16:24:55 来源:阅读

  • 标签
  • 木卫一号
  • 柴犬
  • 这是“新视野”号探测器拍摄到的一颗木星的卫星--木卫一。(新华社/路透/图)

    它是柴犬,今年三岁了,儿子给它起名叫IO。IO是木星的四颗卫星之一,最靠近木星,中文叫“木卫一号”。这个名字起得很好,我感觉自己就是木星,只要我在家,它总是绕着我转。如果我在忙什么事不理它,它先是昂起头,弯腰踢腿,像运动员上场前热身似的,低沉地咕哝着,若我还没反应,它就理直气壮地朝我咆哮,痛斥我的冷漠。

    我常常是颗通情达理的木星,在它咆哮前,就放下手中的活儿,带它去后院转几圈,圈数多少取决于我正在做的事情的轻重缓急。有时候,我只是打开通往后院的玻璃门,让它自己出去玩。我在它身后关门的时候,它看我一眼,见我没有外出的意思,并不强求,很有涵养地扭着屁股走下阳台,去草地上撒野。

    后院的草地与一片林子相邻,我们特意建了围墙(Fence)把林子隔起来。林子里有不少小动物,常住“人口”主要是兔子、土拨鼠、浣熊,鹿和狐狸是过客。那些动物的身影和制造的声响效果每次都能让IO激动万分,可惜它一身本事,被围墙限制住了,只能冲着林子仰天长啸,空留余恨。

    柴犬有个举世皆知的技术强项:逃跑,IO同样是个中高手。它刚来的头两年里,跑出去差不多有十次。多数时候它被陌生人送回来(它脖子上挂着几块金属牌,其中一块上面有地址),我们连它什么时候跑掉的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它是如何跑掉的,等到人家按响门铃,说IO在他们车上,我们才懵懵懂懂地把它接进来。在它的历次逃亡中,只有两三次是我们开车找到它的。

    它一逃出去就成了木星,我们家四个人正好是它的四颗卫星。有一次我们开车寻它,蓦然发现它就站在大马路上,神态茫然而傲娇。路过的车子都减速缓缓地绕它而过。算它命大福大造化大,出逃那么多次,居然都毫发无损。

    知道它的伎俩后,我们再不敢留它独自在后院,总是有人跟着它,多数时候那个人是我。IO培养了我在后院散步的习惯。我平时不爱散步,要不在球场上跑来跑去,要不坐着看电视上的人在球场上跑来跑去。

    因有我的陪伴,IO在草地上撒了欢地奔跑、跳跃、打滚,我是无法做出那些动作的,只能矜持地贴着围墙溜边,东看看西看看。围墙上爬满了藤蔓植物,大部分是金银花,难怪我总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的清香。我准备把其余的藤蔓都去掉,只留金银花,等长开了,那就成了一堵花墙,想想都美。林子明显比以前密了,好多杂树长起来。有好几根枯死的树静静地躺在杂草和野花丛中,黑色的树干上生了好多白色云片状的菌,花一样幽暗地绽放着。有一根长满褐色绒毛的粗藤像吊索一样缠绕在一排树上,如果有一只猴子在藤上荡秋千,那就是动画片的场景了。没有猴子,只有IO在周围来来去去。它身体微胖,但动作灵活之极,跑起来就像一道柔和的闪电,贴地窜行,动感十足。它让我想起年轻时的洪金宝,那么胖,还能轻盈地完成丰满的后空翻。

    我在散步的时候,一个疑惑始终萦绕在脑子里:IO是怎样从院子里逃出去的?我把围墙查看了无数遍,没发现任何漏洞。终于有一天我成功地观察到它是如何“越狱”的。

    围墙由金属条筑成,金属条之间的间隔大约一掌之宽,它利用金属条的弹性,设法把头拱出去,然后七扭八扭的,大半身体就都出去了。我虽然目睹了整个过程,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它圆滚滚的身体比缝隙要宽三四倍。它把自己当作牙膏,活生生挤出去了,金属条依然完好,没有弯曲变形,这也是我们一直不明白它是如何逃出去的原因。它的逃脱之术令我目瞪口呆,满腔佩服如滔滔江水:这才是一流的柔术啊。

    那次我就在它身后,大喊一声冲过去。当时它的两只后腿还在围墙内,抬脚就可以出去,我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听到我的声音后,它竟然停下来,然后倒退回来,就像电影镜头回放一样。被我抓住现形,它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老老实实坐在原地看着我。我蹲下来用中、英文把它批评了一顿,它显得体力不支的样子,由坐姿改为卧姿,不时翻一下白眼。

    它这个态度对我打击很大,我说不下去了。装睡的人尚且叫不醒,何况是一只耍赖的柴犬?我沉默着,它躺着,尴尬的气氛被一只野兔打破了。野兔出现的瞬间,IO又变身闪电从地上跃起扑过去。它没有抓到兔子,但兔子缓解了我们之间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