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谈领导干部有讲究,如何“防止小错变大错”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8-10 14:21
约谈领导干部有讲究,如何“防止小错变大错”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

2017-09-11 18:03:28 来源:时局

  • 标签
  • 约谈
  • 领导
  • 干部
  • 2016年12月9日,重庆永川,纪委负责人约谈铁山村党总支书记刘凌松。(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9月7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防止小错变大错” 怎样约谈领导干部》)

    中部省份一名纪委官员介绍,一场完整的约谈主要有三个步骤,首先约谈方发问或提出批评,随后约谈对象进行说明或解释,最后约谈方再提出一些具体要求。一般情况下,约谈对象在最后还会做一个表态。

    约谈领导干部,一般也都会提前通知时间、地点和约谈缘由。在王岐山约谈刘建华的前两天,刘建华收到通知,得知约谈她的是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地点在中南海,时间是上午9点。

    “过去,出于官本位思想,如果一个地方的领导被公开约谈,会被认为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情。”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看来,地方领导被相关部门约谈的频率在近年大幅增加,和中央强调全面从严治党和落实“两个责任”的要求不无关系。

    在2017年8月29日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上,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在作国务院关于脱贫攻坚工作情况的报告时披露了一个重要信息:“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对(扶贫工作)综合评价较差且发现突出问题的4省,约谈党政主要负责同志。”

    对于中国各级党政领导干部来说,约谈二字并不陌生,然而对于一个省份的党政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却较为罕见。事实上,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正风反腐、从严治党不断深入,约谈已经逐渐成为各级党政机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重要方法。

    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眼中,约谈是一种柔性的监督,“虽然没有强制性的约束,但约谈地方党政主官,可以给地方领导施加压力和造成威慑,有利于提高地方在解决或推动某个工作上的执行力”。

    约谈是颇具中国特色的一项制度。约谈并非普通的谈话聊天,有着清晰明确的程序设计,无论是约谈的时间、地点和人物,也都有很多讲究。

    “一次高级别的 约谈”

    约谈并不是个新鲜事物,在公开报道中,地方党政领导被国家部委成规模约谈的记录较早可追溯到2007年。在时任国土部部长徐绍史的主导下,国家土地督察局把“违法占用耕地面积比例较高,在全国排前几名的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请到北京来”。

    2008年,国土资源部联合两部委出台了《违反土地管理规定行为处分办法》,土地违法问题直接影响地方官员的任免。自此,国土系统约谈地方党政领导的情况变得愈加频繁。

    2009年初,徐绍史代表国土资源部约谈了9个城市的市长。2010年12月,徐绍史又亲自约谈了12地市州的党委书记,要求每个书记在约谈过程中要做8分钟的情况汇报和自我批评。

    “是为了督促各地尽快整改查处违法用地,也是在警示其他违法用地严重地区,不要出现大批干部倒在问责红线上,是对干部的爱护。”徐绍史将约谈定位为“督促”和“警示”,他在2011年曾对媒体表示,约谈制度“面对面地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商议整改查处工作,是国土资源部依法行政、履职所在,也是国土资源监管方式的一种探索和创新”。

    近年来,约谈越来越频繁地在纪检监察系统、环境保护和扶贫开发等领域广泛应用。

    纪检监察系统内的约谈,肇始于“一次高级别的约谈”。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透露,2013年4月22日,中纪委驻财政部纪检组组长刘建华去到中南海,接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亲自约谈”。王岐山对她说:“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了解一下中央八项规定的落实情况。你就说说财政部本身落实八项规定的情况,还存在哪些问题。”

    随后的5天,中央纪委监察部的领导班子成员,分别约谈了53位派驻到中央和国家机关的纪检组组长、纪委书记。

    此后,多个省纪委相继出台对领导干部进行约谈的办法。在湖北省纪委印发的文件中,“约谈”被定义为纪检监察机关针对领导干部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存在的问题和群众反映的问题,采取正式谈话的方式予以调查核实或者进行警示提醒并督促纠正的一种监督措施。